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激情小说 > 古典武侠 > 正文

蒙古大军犯襄阳 伉俪守城立奇功

作者:admin人气:733来源:

  天渐渐暗了下来,远处的景物已经模糊的不可辨认,在视线的尽头涌起一片高大的黑影,如一尊洪古巨兽般的横亘在在眼中。走进一看,这是一座宏伟的城池,青灰色的岩石构建起了四丈(一丈=3.33 米)高的城墙。
  城墙东西南北方矗立着四扇大门,上面写着「襄阳」 .城墙内井字形的街道把整个城池分成一块块面积相等的区域,街道两旁酒楼,茶馆鳞次栉比,人流不息。但在这繁华之下却有股暗暗的压抑,好像每个人心中都悬了块大石。不仅从以前街道上那贩夫走卒的喧闹变成了眼下的神色匆匆、不苟言笑,更从那城墙上面站满时刻严阵以待、如临大敌的士兵就可以看出。他们一个个鳞甲鲜明、刀箭悬腰、不怒自威,在城墙上站成一排铠甲洪流。望向北方的目光时刻保持警惕。好像一不留神就会被哪里突然杀出的敌人带走性命。「这么晚了,那帮蛮子应该不会来了吧,」其中一个士兵揉了揉有点酸痛的眼睛说道。站了一下午,神经紧绷,任谁都不好受。「哈哈,小五子,这才第一天的时间你就受不了!这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!」那个叫小五子的旁边一个粗犷大汉笑道。
  「你是不是有小相好啊,这么急着换班?」旁边的人忍不住加进了他们的讨论话题。在这样压抑的环境下,笑声和女人打破了这些铁血汉子之间的沉寂。「我没有,真的没有。」听他们这样说,小五子顿时急红了眼,连忙辩解道。「哈哈,别装了」「就是就是,肯定有」「什么时候让我等认识认识」「是不是已经滚到床上去了,味道怎么样啊?」旁边的人看到小五子窘困的模样,说的更加起劲。
  你一言,我一语,容不得小五子插半句话。看到这,小五子急得都快哭了。「好了好了,别开小五子的玩笑了,你们难道忘记上一次的教训了吗?所以别抱有任何的侥幸心理,一个个都打起精神来」旁边一个老成的士兵看不下去了。听他这样说,那些人都沉默了下来,仿佛上一次的事情给了他们很沉重的心理压力。没了这些人的喧哗,此时空气仿佛都停顿了下来,一个个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。
  小五子是在受不了这死寂的环境,他宁愿像刚才一样大家有说有笑,即使他们是在开他的玩笑。自己纵使委屈,可是心中不会如此烦闷。他慢慢朝替自己解围的汉子旁挪了挪身子,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「老王哥,我是新来的,上一次到底怎么了?」听他这么一问,旁边几个人张大了嘴巴,却没有发出任何响声,就好像脖子被人提捏着一样,声音卡在了喉咙里。那个替他解围的老王哥听到他这样问,叹了一口气道:「既然你这么想知道,那我就告诉你吧。那一天比今天更晚。连日来都不见蒙古国那边有什么动作,大家就逐渐松懈了下来。而且当时天又黑,马上到了换班的时间。警惕心就更低了。」
  随着老王的悠悠的声音的响起,大家仿佛随着他的回忆重新回到了那一天。
  两个月前的那一天。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************毒辣的太阳从中午一直持续到日落,晒得脸上一阵热辣辣的疼。汗水从额头不断滴下,流进眼睛,带来一阵涩痛,长久以来被太阳晒得发黑的脸庞还是那么坚毅。
  「妈的,今天右眼皮直跳,难道要走桃花运?」老王抿了抿发干的嘴唇,边眨眼边皱眉道。「哈哈,老王你是不是好久没碰过女人了?可千万别憋出病来。
  马上换班了,去窑子喝几杯?」老王旁边的人边走边笑道。听到旁边人那样说,老王也放松了下来。只是心中还隐隐有些不安,好像今天要发生什么大事一样。
  「我说程刚,那点饷钱还是攒着。到时退了兵,娶个姑娘,买几亩地。好好的生活。这不比扔在那些窑子的姑娘身上强?」老王似笑非笑道。程刚是一个小队的队长,平时和老王有说有笑。两人也时常开些玩笑。
  「狗娘养的老王,自己去的次数比我还多!还有脸说我,老子当兵把脑袋拴在裤腰上。可能睡觉就被敌人摘去了,留着买棺材的钱到时都是别人的。还不如早点花完,这叫及时行乐。」这句话说完,博得周围一片赞同。当兵实在是危险之极,现在大宋和蒙古战火连天、烽烟四起。许多人落草为寇,导致近几年盗贼横起。平时在大宋朝的腹地。时不时有剿寇的军士死亡。更不消说处在前线的襄阳了,他们都是抱着有今天没明日的决心驻守在襄阳。所以他们发了饷钱都是三五成群的去喝酒,逛窑子。酒和女人能放松长久以来的压力和伤痛。


  「你这么怕死,为什么还要当兵啊?」老王揶揄道。
  「官府明文规定二丁征一,我家有三个兄弟。两个哥哥都娶妻生子了。家里生活本就清贫,我一出来还能减轻家里的负担。何况那时候,年轻气盛,血气方刚,听到可以当兵,热血沸腾就去报名了。」说的众人又是一阵点头。
  「行了快走,别磨蹭了,到时晚了,姑娘都被别人挑走了」程刚见老王呆在原地发傻,忍不住催促。老王说:「你说那帮蛮子晚上会不会偷袭啊,我总觉得今天心神不宁。」「你还真是杞人忧天,天塌下来有高个的顶着,你怕什么,你不走我们可走了啊!」「可是我们也不应该放松警惕啊!」老王仍不死心。「真受不了你,既然这样,你就一个人留下了吧。」「别别别,我这就来了。」随即自嘲般的摇了摇头,连他自己都觉得蒙古兵今天不会来犯。老王看着他们一个个走下城墙,连忙把那一丝顾虑扔之脑后,抬起了脚,追着他们走去。「可能是这几天神经绷得太紧了吧,要好好找个娘们发泄一下」他自己心中暗暗嘲讽道。说到娘们,就想起「叠翠居」小云和她那股骚浪劲,下身一热。脚步不觉加快了几分,慢慢追上了前面的人。他们走下城墙一会儿,隐隐之间感觉到大地在震动。
  「怎么回事」他旁边的人面面相觑。逐渐的震动越来越大,隐约间马蹄声在他们脑中响起。「马蹄声?不会这么霉,被我说中了吧!」老王自言自语道。他们慌忙跑上城墙,只见黑暗之中人头攒动、万马奔腾,像一股黑色的海浪冲击礁石一样朝城墙涌来。「快,响警报」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句。老王连忙跑到一面铜锣旁,拿起锣槌狠命的朝上面抡了三下,「铛铛铛」三声刺耳的响声在这个已经黑下来的夜晚显得尤为突兀。城池内顿时灯火通明起来,比较安静的夜晚也开始吵杂起来,许多原本睡下的人连忙起身,披起衣服赶到街道。「是蒙古人打过来了」人群中有人尖叫道。顿时有的人双腿发软,恨不得马上逃走。已经嘈杂的街道慢慢混乱起来。城墙上的士兵见黑暗中的人马越来越近,急忙开弓射箭,如雨般的箭林让下面的人发出一声声沉闷的惨叫。可是黑暗中的人马丝毫不为所动,仍旧带着一股狠劲朝城墙冲击过来。上面的士兵闷头开弓射箭,他们不期望这能打退敌人的进攻,只是希望能延缓他们的进攻节奏。黑暗中不断有人倒下,但对于如此庞大的敌军而言,根本不算什么损失。悍不畏死的蒙古军队在付出轻微的代价后终于来到了城墙底部。一些人马上拿出盾牌组成组成盾墙,但还是时不时有人被空隙中射出的箭夺去了性命。另外几组人拿出了云梯,靠在城墙上。马上就有人顺着云梯往上爬。上方的士兵拿出石块、热油往下倒。还不时把云梯翻下城墙。
  现在弓箭在近距离已经发挥不出太大的威力了,他们只能拿出身边可以得到的东西来阻挡敌人的进攻。但在人潮的敌军中,他们就像一艘艘被怒涛掀翻的小船。
  敌军最后还是登上了城墙,惨烈的肉搏战由此展开。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************铁器撞击声、怒吼声、惨叫声夹杂在一起。城池里的人看到敌军攻上了城墙「完了完了」的喃喃声响成一片。敌军首领见到他们一方占了优势,大声叫道:「兄弟们,攻下襄阳的功劳终于被我们得到了,回去大汗一定会重重的有赏,我们杀光这里的士兵,为我们死去的兄弟们报仇;带走城池内的男人,永世为我们的奴隶;抢夺这里的女人,永世为我们发泄欲望的工具。
  杀啊!」本就已经如狼似虎的蒙古军更凶狠了。「我们不可能赢得,还是跑吧!」守军中终于有人放弃了抵抗,扔下了武器,朝后方逃跑了。这个念头就像瘟疫一样,传染了一大片人。「铛铛铛」武器被抛弃撞击地面发出的响声连成一片。这样下去,失败只是早晚的问题。城池内的人绝望了,他们可能也预料到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结局。讲到这里,老王仿佛从回忆中回到了现实,他紧闭着嘴,身体在颤抖着,仿佛就和那时候城池内的人一样绝望。旁边的人也发出一声声叹息。
  他们其中有些人没有经历过上次的血战,但从老王的话里,他们也能感受到其中的惨烈。「那后来呢,后来怎么样了,襄阳城还在我们手中啊。」小五对下面的故事很感兴趣的问道。听到这么问,老王逐渐恢复了生气,他挺了挺腰杆,脸带激动之色的说道:「就在我们绝望的时候,郭大侠和黄女侠带着援兵赶到了,」「哦,我知道了,肯定是郭大侠和黄女侠把他们打跑了。」小五兴奋的叫道 .


  「哪有这么容易,我还没讲完呢。郭大侠和黄女侠纵然武功超群,但是在几万大军中,也有力竭的时候,就算蒙古兵站在那里不动,也不知道要杀几天呢!」「那过程到底是怎么样的,你就别卖关子了。」小五催促道。「是你这个小鬼自己把我的话打断的,现在倒埋怨起我来了,在插嘴,我可就不讲了。」「好好,我们保证闭嘴,你继续。」旁边的人早就心痒难耐的想知道过程,一个个拍胸脯保证。老王又慢慢的陷入了回忆:就在大家绝望的时候,他们的后方开来了一对人马,正是他们的援军。尚在抵抗的守军顿时大叫:「我们坚持住,援军来了。」援军终于与敌军战斗到一起。但先前逃跑的那些人根本不认为有了援军能改变这个结局。他们还是向后撤去。援军领头说道:「你们给我回来,军人哪有不战死沙场之理,你们都想当懦夫吗?」逃跑的人脚步依旧没有停缓。只听见一道清亮的女声响起:「别说了,靖哥哥,兵败如山倒,你这样是留不下他们的,让我来吧」那个女声继续响起。「你们逃吧,没有人会怪你们,毕竟在死亡面前,恐惧是人的本性。你们可以把你们的恐惧和懦弱带给你的亲人,你的父母、妻子或者孩子。他们也会像你们刚才一样,因为恐惧而一辈子活在绝望之中,就算你的亲人不在襄阳,但和今天一样,那一天迟早会到来,让他们永远作为蒙古人的奴隶。
  你们愿意吗?」逃跑的人顿在原地一动不动「我愿意吗?这就是我要的结果吗?」他们心理想到:我逃回去了,或者不是欣喜,而是父母的悲伤,妻子的失望。我一直是孩子的英雄,当他发现我当了逃兵,或者他们心中的父亲只是一个懦夫吧。
  城墙上的女子见大家停下了脚步,清亮的声音继续响起:「你们不仅是家人的期盼,更是大宋朝的坚实壁垒。守疆卫图是军人的本职,想一想你们当初报名参军的激情,想想壮烈激怀的豪情,还有你们凯旋归来的喜悦和别人崇拜的目光。这些难道都过去了吗?」
  「没有。」终于有人喊了出来「现在,在敌军的进攻面前,你们就因为一点惨烈的斗争就丢失了斗志,如果你们都选择逃避的话,大宋朝还有什么依仗,大宋朝的祖辈会怎么看你们!你们还有脸面去见他们吗?就让我们为了我们的守护一战吧。或许会死,但我们在他们心中的会是最高大的存在。」「为了亲人而战」「为了亲人而战」一道道怒吼声响起,那些逃跑的士兵重新拿起武器,他们的斗志前所未有的激昂。蒙古军懵了,怎么刚才一群懦夫变成了不怕死一般的存在。
  战斗逐渐白热化了。在抛弃了恐惧之后城墙的守军咬紧牙关像敌军杀去,他们不能退,因为他们是城池里面人的希望,城池里面也有他们的亲人和守护。在悍不畏死的守军冲击下,蒙古军终于发出了撤退的命令,他们明白今天的计划失败了,可是又如此的不甘。只差一点就要成功了啊!那位女子也适时发出了命令:「穷寇莫追,军医速度救治伤员,其他人继续守城,防止敌人去而复返。」「我们赢了」喜极而泣的声音从原本绝望的人群中响起 .一些百姓和后来的军士不停的搀扶在战斗中受伤的人走到路边,等待军医的救治。不时有痛楚的呻吟声在城中回响。他们虽然用士气弥补了人数的不足,使襄阳守卫战虽然获得了胜利,但还是一场惨胜。「过程就这样了」老王打断了那些还沉浸在故事里的人。其他人顿时激动了起来,那个黄女侠讲的话真是慷慨激昂啊。「郭大侠夫妇俩可是我们襄阳的守护神呢!要不是他们,襄阳城早就被那个昏庸的吕文德丢了。」「就是就是,黄女侠不仅武功超群,智慧、谋略也是一等一的,她外号是『女诸葛』,」「你们是不是少说了一样啊!黄女侠的身材和容貌才叫迷倒众生呢!」「恩,确实,郭大侠能娶到这样的妻子真是让人羡慕啊!」「郭大侠自己也很好,他明理尚义,武功绝顶,做什么事都亲力亲为,更是不摆任何架子,他们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」「听说郭大侠还是蒙古人呢!」「哎,你们看过黄女侠吗?」「我看过一次,那时真把我惊呆了,就好像一个仙女圣洁般的让人不可侵犯」讲到黄女侠,整个人都陶醉了。一群大男人虽然在热烈的讨论一个女人,但他们语气中没有丝毫亵渎之意。里的人。其他人顿时激动了起来,那个黄女侠讲的话真是慷慨激昂啊。
  "郭大侠夫妇俩可是我们襄阳的守护神呢!要不是他们,襄阳城早就被那个昏庸的吕文德丢了。" "就是就是,黄女侠不仅武功超群,智慧、谋略也是一等一的,她外号是‘女诸葛’," "你们是不是少说了一样啊!黄女侠的身材和容貌才叫迷倒众生呢!"  "恩,确实,郭大侠能娶到这样的妻子真是让人羡慕啊!"  "郭大侠自己也很好,他明理尚义,武功绝顶,做什么事都亲力亲为,更是不摆任何架子,他们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"    "听说郭大侠还是蒙古人呢!"   "哎,你们看过黄女侠吗?"  "我看过一次,那时真把我惊呆了,就好像一个仙女圣洁般的让人不可侵犯"讲到黄女侠,整个人都陶醉了。


  一群大男人虽然在热烈的讨论一个女人,但他们语气中没有丝毫亵渎之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