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激情小说 > 意淫强奸 > 正文

前后强行进入

作者:admin人气:1713来源:


前后强行进入

两名部下欣然上前,褪去早已胀痛的裤子,其中一人把自己的阳具送了青年喘息的口中。另一人握住了青年的分身,不急不徐地弄着。



青年能压抑自己的软弱,克制不了自己的淫荡。他迫不及待地配合男人手掌的抚慰,动自己的腰身。而鼻下强烈的雄性气息,让他温地深深含入了陌生男人的阳具,仔细地品尝。



看着高傲不屈的青年被欲望支配,育不良而接近少年的身形在两个男人之媚讨好,青年的二伯得意地:「忘了那根针,小货的打扮还完呢。」



「是。」抱着青年下身的男人应答,一手握了因药物硬直的分身,一手把细的针对准了铃口,试探地伸了去。



然男人的动作十分谨慎,甚至可以是温柔的。但被坚硬冰冷的异物探入最脆弱敏感的器官,青年原本躁动着的身还是如电一般瞬完全地僵直,嘴唇张,动也不动,任另一个男人出掠。浮式微影,在天花板上对映出青年被埋藏在阳具之下,死灰般的脸,着针消失在细小的尿道,黑色的眼睛溢出了水。



「啊…呜啊…哇…哈啊…」青年木然的脸嘶哑呻吟着,承接了男人迸的白浊液。



他的大伯很意地看着青年白的色上,浮了人的,着瑰丽的饰,分外美。他手:「来,来好好伺候你大伯。」就拽住青年的发,把再度复的阴塞了他温湿动的嘴:「对,乖孩子,就是样。就是那,好好地吸,把它含你的喉咙去。对~乖孩子,小弟真的把你教得很好。」



看着自己兄陶醉的享受模样,高大的壮年男人有些不地顶着跨下直指天的阳具,坐到了跪趴着的青年身后。粗大的手指,抚摸着已经吞了空假阳具的蜜蕾,似乎在研究它能不能再吃下另一根肉棒。



「唔嗯~呣…嗯~」青年口鼻中出含糊的声响,下身不由自主顺从壮年男人指的玩弄,扭动着自己被炼绑得相当易于探索的股。



「哇哈哈哈~你小荡,天生是个欠人干的货。玩意儿不能足你了,是吧?」壮年男人愉快地大笑,用力地揉弄被空假阳具和炼撑,兀自张的蕾口。



「耶?是什?」为高大的壮年男人仔细研究着青年股的物,其上似乎不单纯是繁细的雕刻花样,在炼的接口处,有着数个状似操或旋的微小物。青年的二伯尝试着移动了一下,旋即大笑了起来:「哈哈~真是个好西啊。」



深埋在青年内的空阳具,缓慢旋着,始大。由原本的二指粗细,逐又更加撑了颤抖着的蜜蕾。



青年几乎快要疯掉了,他已经把脸整个埋肥胖男人的跨下,浓密的阴毛磨搓着他的脸。但即使他把嘴张大到限,整个吞男人的外生殖器,含舔着两肉球,让粗硬的肉棒在他咽喉抽插。也半舒解不了两催情剂在他内燃的炼。



后穴被撑了,金属的冷硬尖刺激着媚,依然空虚。青年苦苦哀求般扭曲款着身,只来自己二伯饶富味地玩弄着空男形,让它在青年内忽大忽小忽而震动忽而旋,然后欣着青年言的痛苦。







「咳,咳咳咳…」



肥胖的壮年男人于在青年的奉仕下得到了高潮,泄在青年的食道。青年的火因为针的封得不到毫解放,他的子虚软地下垂,家族辈的阳具滑出了他的口中。青年呛咳着。



「怎样?滋味如何?」青年的大伯用多肉的肥踩住了他的脸,的肚腩垂下,细小的眼睛残忍地盯着青年。



「咳,咳咳…」青年又呛出几口残沫,忍耐住下身几乎要吞噬他的空虚火,喘息嘶哑着:「光会吃醋…咳咳,嫉妒弟弟的男人,噗哈啊…精液当然也是,咳咳…酸的。」



「货!」肥胖的壮年男人第一次撕下了假面,清脆的一个巴掌之后,一把侄子狠狠踹。



青年的二伯倒是把他捡了起来,抱在怀,一手毫不留情地捏青年被束穿刺的分身,本在意料中的?叫声,再度被青年咽回了肚子。



「好个倔强的孩子啊…」高壮男人舔舔唇:「在忍耐什呢?不肯叫出来,不成会比爽吗?」



青年痛得冷汗,几近口不清地回话:「因为…唔呃!要是不.啊…样就太…咕呃!太趣了…哈啊…」



『啪!』二伯了自己的侄子一个巴掌,提起他腕的炼,吊上一旁的架,让青年直着上身,力地半跪着。即提起皮鞭,撩起青年的衣服,唰唰唰雨般快地抽在青年的背部和臀部。



火烧般的剧痛中,青年全身抽搐颤抖,色的娇嫩皮上眼痕交。但是咬得破裂的唇,仍有半声响。



眼见对方固执至此,高大的男人失去了耐心。一把摸青年的后穴,皱起眉。很然,若不是金属的感不佳,位家族辈对会二话不、提枪上驱直入。但他又有逐步解去繁饰品构的耐心,只是粗暴地拉扯着链,任意用手指捅着温软的蜜蕾。



「哈…啊哈…」鞭刑只加热了青年内的火,被吊起悬空的身子,在男人的玩弄下,如落颤动。他喘息着:「第三个…呼哈…色的按…,啊、呼哈…」



「咦?」壮年男人一愣,矮身又去研究青年股的塞子,依言打了第三个色的按。「啊哈~」他得意又比地:「可真是个好西啊,你也想要老子干你,想要很久了吧?」



足有人高的壁纸电视上,清晰出了青年下的状。只见原本坚硬撑后穴的空男形,交织竟然逐软化,在内的本能收之下,收聚成布般的存在。



高大的壮年男人立刻用跨下的肉柱,猛地插入。「啊…」青年听不出痛苦或愉地闷哼一声,感到自己柔?湿滑的密径,如同迎久的情人般,立刻细细切切地咬住了火热的入侵凶器,同原本在内的交,蠕动着、卷着、合着、取悦着他人的阳具。



二伯父卸了架,让青年趴在矮几边,曲腰高高起臀部。厚实的手掌握住青年的腰,指甲掐了新造成的鞭伤。青年的下身迎合着壮年男人的抽插,每一下都直入了最深的地方。



有人惜相互撞击处,青年臀部上反复裂的鞭伤。小小的血河蜿蜒而下,在几乎力站立的腿,画出的地。甚至青年自己都有半在意,就彷佛那只是痛楚快感解外,理所当然的小小。



「你爹…啊哈,小弟真是个天才啊。竟然拿莞肉金属做,呵哈…事情,爽,好爽!好侄儿,小屁股得二伯我天爽歪歪!」壮年男人在跨下碎瓷般的丘上大力一拍,沾了手的血。他也不甚在意,手就抹在青年樱色的小腹,搓捏方、着被针穿刺的分身。



「唔、呣、呼、呃、呃、唔、唔、唔、呃…」



青年的手指抓徒劳地抓着自己的发,聊胜于地让浪荡的叫声中止在布血味的口中。乳尖上针被桌面压迫的痛楚、鞭伤的辛辣烙印,都只是欲火的助燃物。让他一下下主动撞上男人的鼠蹊,奉出自己被织就覆的蜜蕾,渴求着更深更强的贯穿。



然实上有,但壮年男人勇猛的表还是让人怀疑他是否用了什药剂。等到青年的二伯在侄子的身得到了足,他到前方。捏起青年那张惑而迷的脸,疼惜地笑了笑:「我已经很久干会吸的小穴了,想到竟然是个男人的屁眼啊!」



直到此,才有几滴白浊的液从青年被堵死的铃口了出来。但对个饱经凌虐的身而言,似乎也有太大的差。青年如夜空般深遂的眼,缓慢地逐对焦,对上施虐者慷慨的慈悲:「幸好.咳咳…呼哈.啊哈…我不是女人,呵…要是怀了二伯的,我宁可…哈啊,剖腹自杀…咳呵,嘻呵呵呵…」



「噗哈哈哈哈~」意外于对方竟还有刺的力,高大男人爆出豪爽的笑声:「有意思。你孩子是有意思。」他似乎想做什,但在采取行动之前,就被阻止了。



肥胖男人眼中烧着性的火焰,走上前来。



高大的壮年男人耸耸肩,接替兄的位置,舒地坐了下去。







最年者把自己肥胖臃的身,平摊在被褥上,敲敲粗短的手指,三名部下操着炼的短、移动青年的身,大大张他早已力的腿,让青年的股对准肥胖男人高的勃起,逐步下沉。



「咳呵呵咳呵呵呵…」感受自己糜烂的后穴再度吞噬了另一把火热的肉刃,而麻木的前端早已失去了知。青年抖着肩膀嘶哑地笑:「用了药了?对吧?唔、呃…不行就命吧,咳呵咳咳呵呵哈哈哈哈…你痴肥的。」



「我撕烂他的嘴!」狂怒的壮年男人,毫肌肉的腰部打耳光也不到。『啪!』忠实的部下代为执行之后,口箝被塞入了青年受伤的唇。



穿着藏青色袍制服的男人们,取出另一炼,住纯的圈,重新悬起青年的上身。



青年半跪着,蜜蕾已经稳稳咬住了肥胖男人的阳具,咽喉上的炼使得他整个人向后反弓。朝着身下的男人突出自己被多重禁的私处。然肥大的肚腩遮住了相的部分,但不倒浮式微影。在最年的权力者意的咂嘴声中,青年私的部分被清晰放大在天花板的壁纸电视上。



青年的部完全后仰,聊地咬了咬球型的口箝,顶级硅泛着用器具特有的杀菌气味。他面表情地看着自己永也不可能眼得见的身部位,饱经蹂?后依然粉嫩娇怯、惑人淫的模样,忽然很想笑。



青年睁着那被水模糊了的眼睛,是的,他从未上眸,沉黑的瞳孔比任何加害者、旁者,都要真专一地注视着、察着、研究着、甚至沉迷着自己被凌虐伤痕遍布的…享受。



责的属下始整器:收吊着青年咽喉的炼,提高青年的身;更正地,是青年下身被入侵张的后穴。让肥胖男人火热的肉棒的包裹,即放松,让青年的身因为最简单的物理重力定律,向下坠去,重重地摩擦男人的性器,狠狠被坚硬的凶器反复贯穿。



猛烈的撞击持摧残青年丘上的伤口,血布着其下只有赘肉肥肉的肚腹大腿。但痛楚还不足麻烦它的主人,捆绑着青年的美饰,也因为蜜蕾内部的撕扯带动,一下下勾了相的敏感部位。本已麻木的分身又始了崭新的刺激,色的乳再度溢出的珠。



最年的权力者似乎有在做爱话的力,他沉醉愉的喘息声,和抽动部位沽啾的水声,成了小房唯一的音符。







青年还是盯着屏幕上以人肉为零件的活塞动持,他很清楚知道那是,那是自己,那是『我』。拜他父奇特的喜好,他十几年来已看了数次。今天只不了一个行的对象,如此而已。



若对自己父的死毫感,是的。但青年也很找到切的字眼描述,他知道总会有一天:最密血的死,才可能带来他的解放。然在还有,但他已得到了家主的虚名,总会有会的。反正也有的事好做,是故青年然等待着,从来不曾、以后也对不会,去期待。



其实青年不是很在意的。得不得救能如何?自不自由又怎样,世界上本来有青年愿意力气去记忆的事物,每每在意、象样肉的地围出意的一片空白,回想起那个洒了阳光的午后、那落他手的小白文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