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激情小说 > 意淫强奸 > 正文

重生之官路浮沉

作者:admin人气:1712来源:


在学校时凌寒有早起的习惯,可自穿越之后就特能睡懒觉,日上三竿了还睡的呼呼的。

  反正也没啥做的,凌香兰也没叫醒儿子,如今学校里也放暑假,她自已也是个闲人,想想儿子的工作问题,还是决定去一趟乡政府,厚着脸皮问问四哥,再不认自已也是他妹子呀。

  凌寒睁开眼的时候都快中午了,撩开薄毯子时发现裤衩又没了,靠,睡的时候穿着,怎么老半夜在梦里裤呀?这毛病真是改不了,在学校时就养成了,幸好老妈不在,不然又惨了。

  起身梳洗了一番,蹲在屋檐下点了支烟,记忆中好象凌之北为自已跑下了工作,还是进了县委办公室的秘书科,看上去是份让人羡慕的工作,其实凌寒郁闷的很,记忆中自已在秘书科很不受欢迎,一直到和蒋芸结婚才改变了命运,眼下要是还沿着这条路走,啥事都误了。

  记得新津事件中新江县有两个女人很出彩,一个是县长项雪梅,一个是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沈月涵,记得是8月16日沈月涵上任县审计局当的局长,几天后就由审计局带队下龙田乡审查水泥厂的帐务了,自已在这之前插进去,才有机会参与新津事件,才能逆转命运。
中午老妈回来时居然拎回了一只烤鸡,说是在乡里饭馆买的。

只看老妈开心的表情,凌寒就知道进县委的工作有眉目了,不然以老妈的勤俭还想吃烤鸡?割了自已的鸡鸡烤着吃吧,以前在家的时候,每周才改善一次生活的。

果然不出所料,吃饭的时候凌香兰告诉凌寒,明天去县委报道,一切手绪和档案都已经弄进去了,就差人去了,老妈是左一番叮咛,右一番嘱咐,中间还加一番威胁,说是工作来之不易,万不可惹事生非,否则老娘认你是儿子,可老娘手里的扫帚疙瘩可不认得你。

吃过中饭,老妈收拾好碗筷去厨房洗碗。我做在椅子上,点起烟看这老妈婀娜的身影。老妈穿着白色的短袖衬衣,下身是青灰色的中裙把臀部裹的紧紧的,完美的呈现出巨大的S曲线。穿的肉色丝袜的腿又细又长。昨天只顾着欣赏老妈丰满的胸部,没想到老妈的臀部也这么大这么圆,腿是这么漂亮。下面的小弟弟在意淫中抬起头来。凌寒把烟往烟灰缸里捻掉,起身往厨房走去。从后面抱住老妈,双手握住丰满的玉峰,下面的小弟弟顶住老妈的臀部。凌香兰被顶的身子一软,下身像有股电流在刺激,水一下子就出来了。回头嗔道:“快放手,妈在洗碗呢!”

“妈,明天要去县城了,好舍不得你!”凌香兰一听,心里难过,说道:“小寒,去县城努力工作,放假可以回来看妈!”凌寒嗯了一句,咬住老妈的耳垂,从上次的经历来看老妈的耳垂是性感带,一碰就软。吸了两口说道:“妈,我要你,给我好不好!”果然老妈身子一下子就软下来 双手撑着灶台。回头说:“不行,上次错了一次,不能再错了。小寒听话,放开妈。”可是语气上确不坚决。凌寒知道老妈心里上那关过不去,要从心理上说服她:“妈,以后工作了那么忙,你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,让儿子今天孝顺你一次。”边说这边解开老妈的衬衫扣子,伸进去隔着薄薄的棉质乳罩揉捏,老妈的乳房又大又挺,所以从来不用厚乳罩。

凌香兰20年的欲望上次被全部激活了,现在儿子只是轻轻的动作乳头马上就发硬了,下身的水也流不停,不一会就黏黏的。也不回答儿子,只是闭着眼睛不说话,任由儿子胡来。凌寒把乳罩往上一推,白白的大乳房弹了出来上下晃动着,紫红色的葡萄随着乳涛划出优美的弧线。凌寒双手握住老妈的乳房用力的揉捏,一手握不住的乳肉从指缝间溢出,嘴巴继续含着耳垂吸允。老妈喘气声逐渐加大,屁股无意识的顶着儿子的大鸡巴轻扭。下身已经又酥又痒,淫水泊泊而出。

凌寒知道老妈的性欲调动起来了,抽支手拉开裙子侧面的拉链,一把拉到脚踝处。再沿着老妈的小腿一直摸上来,停在小山丘上。发现白色的内裤完全湿透,更多的淫水沿着肉色的裤袜留下来。当儿子用手上下摩擦这肉丘时,凌香兰再也忍不住叫唤:“小寒,不要啊!”
嘴里叫着不要,下面双腿确更用力的夹住儿子的手。凌寒知道老妈下面想要了又不要意思开口,双手把内裤连同肉色裤袜都拉下来,褪到膝盖处。再把自己的裤子脱掉,巨大的阳具往上一顶,准备进去。凌香兰感觉屁股一凉,接着没什么动静,然后一根又热又硬的棒子顶在自己阴户上,惊的反手握住儿子的肉棒,扭过头喝道:“小寒,不行,绝对能进!”看这儿子粗大的肉棒被自己握在手里,脸色一红说道:“妈妈用手好不好,真的不能进,进去我们就完了。”凌寒知道不能超之过急,说道:“好,妈,我听你的。不过先让儿子孝顺你,你再帮儿子好吧!”听到儿子着重的“孝顺”儿子,松了一口气。脸红红的转过去也不说话。

凌寒蹲下来,抓住老妈的大腿往两边分开。在屁股上亲一口:“妈,你屁股好大好白呀!”

凌香兰被儿子调戏的无地自容,又是羞涩又是骄傲。凌寒的舌头沿着屁股一直舔,舔到大腿内侧最后停留在老妈的阴户上,抬起头仔细的观赏着自己出生的地方。入眼的是一片茂密的森林,乌黑的毛发因为过多的淫水粘再小山包上。连小腹上方以及阴道于屁股中间全部是毛。凌寒一看就知道阴毛这么多的性欲一定非常强,不知道老妈这么多年怎么过来的。凌香兰知道自己最隐秘的地方竟然再被亲生儿子如此近距离的观察,心里很难为情。屁股扭来扭去想躲避儿子的目光。凌寒抬头笑道:“妈,你下面毛好多哦,比儿子的还多。还粘这好多水。是不是很想要啊!”老妈被儿子调笑的羞愤难当,骂到:“臭小子,快放开。你再说不理你了。”凌寒说:“好,我不说了。不过,妈,我好喜欢,哈哈。”老妈受不过,把脸埋在双臂上,爬在灶台上不理他。

凌寒知道老妈受不住了,不在调笑了,万一老妈发起怒来自己就惨了。伸手把浓密的阴毛扒开,老妈的阴唇终于露出来了,竟然是粉红色的可见性生活少的可怜,估计老妈连手淫都没搞过。两瓣充血的肉片中间夹这一条粉红的细缝,不知道是不是被儿子奸视的缘故,淫水流的特别多。半透明的粘液从那条细缝里泊泊的涌出来,一股成熟女人的体味冲入鼻中。凌寒兴奋伸嘴吸住老妈的阴唇,把淫水全部吸进嘴里,有点咸有点腥,不过很喜欢。凌香兰被儿子的动作吓了一跳,竟然用嘴巴,好脏啊。屁股用力的扭着,抬头叫道:“不要呀,小寒,快放开,好脏。”凌寒充耳不闻,吸玩淫水一口咬住上方的阴蒂。老妈被刺激的一个哆嗦,再也说不出话来。阴蒂是女人身上最敏感的地方,很多女人自慰就摩擦阴蒂就能达到高潮,更何况被儿子的嘴巴吸允。凌香兰兴奋的呜呜叫,一只手撑着灶台,一只手捂住嘴巴,怕自己叫出声来。屁股用力的向后挺,双腿用力的夹住儿子的头。

凌寒又吸又咬,有时用牙齿轻轻的磨一下,每次磨一下老妈的身子就抖一下。老妈的身子急速颤抖,淫水流的凌寒满脸都是。凌寒知道老妈高潮快到了,马上转移目标,把舌头伸进阴道,不停的往里面钻,阴道里的嫩肉紧紧的挤压舌头。阴蒂也不让它空着,用手轻轻的揉捏。凌香兰哪里享受过这种待遇,感觉下身有个软软的东西不停的蠕动,虽然没有肉棒那么充实有力,但是感觉酥痒难当,再加上阴蒂的刺激。不一会全身一硬,嘴巴再也忍不住啊的一声,子宫一麻喷出大股阴精打在凌寒的舌头上。

凌寒把那股阴精一口吸住含在嘴里,站起身拥住老妈,转过老妈的头吻住她的嘴,把阴精都渡过去。被高潮冲昏了神智的凌香兰,下意识的接住儿子嘴巴里的东西,才发觉味道不对,马上想到是什么了。等儿子嘴巴一离开,马上都吐出来。白了儿子一眼:“你就这样作践你妈呀!”凌寒说:“妈,我可喜欢吃,味道好好,我刚吃了很多,就当下午茶。哈哈。”一想到儿子刚才的口舌服务,也感觉味道不难买难闻了。往后靠在儿子的胸膛上,享受着儿子温柔的抚摸和高潮的余韵。

等老妈休息一会,凌寒把鸡巴插进老妈的两腿之间说道:“妈,儿子好难受啊。我就在这中间,不进去好不好。”凌香兰犹豫了一下,还是做出了让步:“但是绝对不能插进去!”得到老妈的同意,凌寒开始抽插起来,老妈两腿间全部是淫水,天然的润滑剂,抽插起来很方便。但是由于两个都站在,抽插幅度不能太大,老妈两腿夹的也不是很紧,弄了几十下没一点感觉。凌寒又要老妈把收撑到灶台上,把屁股往后翘起,双手用力把老妈的双腿并拢。把阳具调整好方向,从大腿根插进去。由于这个体位把阴户全部露出来了,第一次插进去就擦这阴道口划过去,吓的老妈反手楼主儿子的屁股,说道:“小心点,别进去了。”凌寒拍拍老妈的手,抓住放回去,说:“妈,放心,不会进去。”说这有开始缓慢抽插。凌香兰神经绷的紧紧的,每次肉棒都划过阴道口顶着阴蒂过去,生怕儿子进去了。这样专注就更敏感了,每次肉棒摩擦一次阴蒂,下面子宫就抽缩一次。淫水把整支肉棒都涂的发亮。这样抽插了几十次之后,凌香兰放下心来,身子也放松了,开始享受着儿子肉棒带来的快感。

凌寒心里嘿嘿直乐,这一切都是为了最后一击的。看到老妈终于放心的开始呻吟,他慢慢的调整角度,每次龟头就顶在阴蒂上磨几下又出来。老妈淫水越来越多,呻吟也越来越大。终于,凌寒再一次摩擦阴蒂之后,并没有退出来,而是移到阴道口,用力的往前一送。贯穿了老妈的阴道,龟头直接顶入了子宫口。凌香兰的阴道20年没用了,尽管里面非常湿润,但是异常狭窄,而且她的阴道比较短,这下子被肉棒全部贯穿,龟头都卡进子宫口了。凌香兰惨呼一声,下身又痛又涨,倒吸了一口冷气返过身抽了儿子一耳光。凌寒吓了一跳,想抽出来,但是老妈下身非常紧张,子宫口和阴道用力的收缩,竟然抽不出来。凌寒干脆不动,用力的抱紧老妈。凌香兰挣扎不过,又看到儿子脸上的手印,都肿起来了。心里既生气又有点后悔。感觉到下身的疼痛和充实,想到了丈夫,想到了以前和丈夫欢爱的画面,心里越发内疚,哇的一声哭了出来。凌寒看到老妈哭了,心里难受。低头亲吻老妈的脸颊,说道:“妈,对不起,可是儿子是看你守活寡难受,妈你不高兴儿子就不高兴。要不你再打我吧。”凌香兰听了儿子的话语,心里一阵感动,缺又难过,抽泣的说道:“小寒,你让我以后怎么去见你爸,你说呀。”边说边反手抽儿子屁股,打的啪啪想。在这个时刻老妈终于说出心里话了,她其实一直爱这老爸,要不是我是她儿子谁也别想亲近她的身子。

“妈,谁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老爸,难道以后的日子你就这样一个人。儿子长到了,儿子帮老爸在伺候你。”凌香兰打也打了,哭也哭了,发泄过后听着儿子的贴心话感觉好多了。下身痛涨的感觉越发明显,回头喝道:“臭小子,还不快弄出去,妈好痛。”凌寒知道刚才太粗鲁了,嘴上却说道:“妈,你下面夹的太紧了,我弄不出来。你放松点!”老妈一听,羞的脖子都红了,呸了一声,下身收的更紧。凌寒缓缓抚摸着老妈的背,另一只手抓住老妈的乳房慢慢的揉捏。下身的肉棒也开始在里面慢慢的扭动。老妈的阴道渐渐放松,虽然还是有点胀痛,但是又痒又麻的感觉随着儿子的动作越来越明显。终于敌不过越来越强的欲望,下面的屁股主动往后动一动。凌寒马上感觉到来,慢慢的把肉棒往外抽,刚抽到一半又慢慢的冲进去。老妈呼的出了一口气,知道今天是逃不过被儿子奸淫的局面了。

凌香兰半闭着眼睛,扭着屁股慢慢的迎合这儿子的抽插,每次龟头顶入花心是小嘴闷哼一声。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,下身的美感越来越强烈,儿子的大肉棒带来的感觉真的太美了,一辈子都没这么爽过。凌寒看着老妈渐入佳境,下身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,双手按住老妈的屁股,插的又快又有力,每次龟头都莫入子宫。一口气急插了100多下,凌香兰再也忍不住了,开始大声的呻吟。凌寒没想到老妈的叫床声这么大,心里越发兴奋,一边插一边用手在老妈全身上下摸索,时而抓一把乳房,时而在阴蒂上揉一揉。突然想起前世的肛交,恶作剧的把收伸到老妈的菊门上,没想到老妈的菊花特别敏感,一碰就缩。当凌寒把食指挤进老妈的菊门里,没想到老妈下身急剧颤抖,阴道用力收缩,夹住他的肉棒抽都抽不动。老妈大叫一声,子宫喷出大量滚烫的阴精打在龟头上。凌寒这一世第一次和女人做,也坚持不住了,被老妈阴精一喷,龟头一麻,大量的阳精喷射而出,又多又烫,非常有力,持续特别长。凌香兰被阳精一烫,身子一抖又喷出大量的阴精。凌寒把老妈抱起身,紧紧依偎着,吻住老妈的嘴巴,两人一起享受着高潮的甜美与高潮后的温馨。

这天下午,凌寒和老妈从厨房做到卧室,从卧室做到澡堂,知道凌香兰下身都肿了实在不行了才放手。最后躺在床上,到了傍晚凌香兰起身去做饭,才动一下,下身热辣辣的疼。凌寒心疼的搂住老妈说:“妈,晚上我来做饭,你不方便就躺在床上。”凌香兰又羞又急,骂道:“还不是你这个臭小子,不知道心疼妈。”凌寒嘿嘿笑道:“妈,那你今天快乐么?”凌香兰伸手扭住儿子的耳朵,:“叫你笑话妈,还不快去做饭伺候老娘。”

当天晚上,凌香兰是躺在床上被儿子喂着吃饭,心里的内疚和伦理的罪恶感已经被儿子带来的巨大幸福感给取代。再加上生理上的满足,脸上散发的迷人的光彩。看的凌寒一阵冲动,不过凌寒知道老妈受不住了,晚上就搂着老妈说这小时候的事情慢慢睡了。